金沙js9001网址
您的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工投文苑
《梦》里《梦》外系淮盐——浅探《红楼梦》与淮盐的关联
发布时间:2020-07-27      信息来源:文章来源   www.pj677.com          发布人:liminghu      点击:

□  胡可明

旷世之作《红楼梦》以最牵动人心的爱情故事为主线,描写了作者所处的那个时代的人物林林总总,反映了社会生态的方方面面。毛主席说《红楼梦》是中国古典小说最好的一部,在《论十大关系》中,他老人家把《红楼梦》与中国地大物博、人口众多、历史悠久相提并论,还说他把《红楼梦》当历史来读。正是这本可以当历史来读的文学巨著,名冠以“梦”(以下简称《红楼梦》为《梦》),而其《梦》里《梦》外都关联着淮盐。

《梦》洋洋七十五万余言,其中提及到“盐”字、“淮盐”字的极少。但其仅有的寥寥几处提及淮盐,却也把此鸿篇巨著与淮盐建立起了表里兼具的联系,也佐证了曹雪芹是以本家族的兴衰为背景来创作《梦》的。《梦》第二回写贾雨村“偶游至维扬地面,因闻得今岁鹾政点的是林如海(林黛玉父亲)”,林“乃是前科探花,今已升至兰台寺大夫”,“今钦点出为巡盐御史”。盐业向关国计民生,历朝历代十分重视,自春秋齐相管仲施行“官山海”之策,将盐、铁经营纳为国家统一管理,后世尽行仿效。汉武帝实行盐铁官营以丰国库,为打击匈奴、稳定国防和巩固大汉江山提供强力经济支撑,也衍生出后来著名的“盐铁会议”和史书《盐铁论》。唐天宝中置盐铁使,乾元元年置巡院于扬州,主职督销淮盐和催缴淮盐盐课及缉拿私盐。上元后又置淮盐盐运使司于扬州,负责淮盐的运销。明代始向淮盐区派遣巡盐御史而取代巡院之职。清沿明制,朝廷差遣巡盐御史仍为常例,是时称之为盐课监察御使、盐政监察御使,雍正后一般简称“盐政”。盐政(《梦》称鹾政)无定品,统辖一方盐务,任期一年。《梦》中林黛玉父亲林如海原为探花,清时探花外放为官时,一般为七品。言其“升至兰台寺大夫”,未检出其品阶,但肯定高于七品。“今钦点出为巡盐御史”,按巡盐御使仍为原品阶例,则亦难推断林之品阶。但在《梦》第八十二回中,林黛玉梦中其父“升了湖北粮道(道台)”,道台为监察官员,官阶可能高于府官。以清朝官员等级为九品十八级比照,林出任巡盐御史,应是正四品(盐法道级),至少是从四品(高于知府级)。因其是为“钦点”,亦可能同级于从三品的都转盐运司运使级。清康雍乾三代,淮盐势成鼎盛,淮盐税赋攸关清廷经济命脉。清廷对淮盐区的产盐人征收场课(课即税),对贩售淮盐人征收引课,还对产、贩淮盐人另征各种名目的杂款,场课与引课均为国库财收,杂款为盐务机构及地方各级官府财源。顺治十五年(1653)淮盐税占全国盐税62%,场课、杂款亦数字庞大达100万两银,其后逐年有增无减。康雍时全国盐税已达400——600万两银,按顺治时比例计算下来,淮盐纳税至少在240——360万两银,足见淮盐对清廷国库贡献之巨,又是多么重要地关联着盐务机构及各级官府的运转。似如此,清廷“钦点”林如海出任淮盐盐政,品阶当不下于都转盐运司运使级从三品。适如此,《梦》第十九回中,贾宝玉戏谑林黛玉是“盐课老爷的小姐才是真正的香玉呢。”《梦》的作者曹雪芹生于康熙五十四年(1715),林如海实是其祖父、舅祖父及父辈的化身,在他的笔触之下,林盐政的品阶高于常规也是情理之中的安排。

《梦》里还有两处直接写到“盐”字的。第七十四回中,宁国府贾珍的继室、贾宝玉的堂嫂尤氏称丫头私有“一副玉带板子并一包男人的靴袜等物”:“实是你哥哥赏他哥哥的,只不该私自传送,如今官盐变成了私盐了。”“官盐”、“私盐”本是官府对食盐运输、销售过程中是否已获取官方认可并交纳了盐税与诸项杂款的判定用语,买取了引票并交纳了课税杂款所运销之盐即为官盐,否则为私盐。私盐在运输过程中一经查实,一是全数没收,二是惩处当事人。盐税是清廷仅次于田赋的第二大税源;事实上淮盐在产制、运输、贩售的每一个环节上,都存在私盐现象。为此,清廷在产盐区实行保甲制,控制产盐人不私产;在行盐口岸设立缉私卡巡以堵、截私盐;还制定各种严厉的禁私律令,如《灶丁私盐律》、《灶丁售私律》、《兵丁贩私律》、《巡捕兵捕贩私律》、《夹带私盐律》、《武装贩私律》、《豪强贩私律》等。产、运、销私盐为首者、拒捕伤人者、包庇者,非绞即斩;轻者发伊犁、乌鲁木齐为奴。如此严重的后果,被尤氏用来比照丫头私有男性物品的严重性,不能不说作者移现实生活事例于小说虚拟世界手法的巧妙。至于第二十一回中“宝玉也不理,忙忙的要过青盐擦了牙、嗽了口”中的“青盐”,当为山西运城盐池出产,按明清两代产销区划分,青盐都没有销到北京或南京,作者这样写了,则无以考也不必考了。

《梦》中,贾氏两兄弟被封宁国公、荣国公。宁公的儿子、次孙、重孙,荣公的儿子、长孙都袭了官,荣公的次孙贾政(贾宝玉父)获皇上额外赐了一个主事之衔,后又升至工部员外郎。皇妃、贾政长女贾元春被晋封为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如此,贾家便成了朝廷的四代臣子加皇亲了。而贾政的妹夫林如海之祖亦为列侯,如海自身也是科第入官,后被钦点为两淮巡盐御史,加上贾政次子宝玉与林女黛玉这层平常而特别的关系,贾府就与淮盐扯上了关联。

《梦》中人物涉及淮盐的言语和事件,当然是缘自作者《梦》外的家庭背景及个人生活。在现实世界中,贾府原型人家曹氏家族,与皇家、朝廷、淮盐同样有《梦》中尽列的关系。《清太祖实录》中记载“┈多尔衮属下旗鼓牛录章京曹振彦,因有功加半个前程。”此人即为曹雪芹高祖,顺治十二年(1655)任两浙都转盐运使司运使。江浙本就近邻搭界,淮盐与浙盐在销售区域上,时有交叉重叠。曹雪芹曾祖父曹玺、祖父曹寅、父曹顒、叔父曹頫相继担任江宁织造郎中,前后近六十年。曹玺获康熙皇帝赐蟒袍、赠一品尚书衔。其于康熙二十三年(1684)卒于任上时,适康熙首次南巡至江宁,特派内大臣前往祭奠,并亲至织造府慰问,称曹玺为“荩臣”。曹雪芹祖父曹寅、舅祖父李煦还先后轮(兼)任两淮巡盐御史十年。曹寅长女、曹雪芹姑姑曹佳氏经康熙指婚嫁于清太祖努尔哈赤七世孙第五代平郡王纳尔苏。

中国家庭向来祈愿四世同堂、五世同堂,老人们以儿孙绕膝为乐,期冀阖家众人共室生活,曹氏家族亦然。这就给作者感受家庭传统、享受家庭兴旺、经历家庭由盛转衰,提供了一个客观的当然的环境,曹氏家族成为了曹雪芹创作《梦》的体验区,其族人历官、闺闱、仆婢以及一切活动,都成为了他顺手拈来的创作素材。

曹寅(曹雪芹祖父)于康熙三十一年从苏州织造任上接任其父曹玺的江宁织造郎中职,至康熙五十一年病逝。在这二十二年的江宁织造郎中任上,康熙皇帝有过六次南巡,曹寅接驾了后四次,每次在江宁织造府接驾后又陪驾至扬州。其中康熙第四次南巡、曹寅第二次接驾时已由江宁织造郎中兼任两淮巡盐御史。本来继任江宁织造郎中一职就是康熙皇帝对曹家臣子尽忠于皇帝且办事得力之褒奖,四品以上官员才有资格直接给皇帝进呈奏折,可曹寅仅为五品,直接呈报的奏折比二三品的封疆大吏都要多,而且康熙皇帝还鼓励说“多多益善”,这是皇帝对他的特别恩典之处。更特别的是,淮盐每年400——600万两银的盐税收入,也需要最靠心又实力办事的人去督催。再则,曹寅在前两次接驾中,由于服侍殷勤过人,动用巨额织造官银无法弥补,只有淮盐每年上纳的各项杂款数目巨大足可供其挪来填补接驾造成的亏空。无奈当时的规制是巡盐御史一年一更替,此肥缺岂容他人染指。康熙皇帝的妙招是,钦定由曹寅妻兄、接任曹寅苏州织造郎中的李煦(后与曹寅一起接驾康熙皇帝南巡),与曹寅轮任两淮巡盐御史,奇妙的历史过程就出现了,康熙四十三年至康熙五十一年,两淮巡盐御史一职就是由曹寅一年、李煦一年地轮值,直至康熙五十一年曹寅病逝。曹寅先患风寒,后转成疟疾,李煦赶忙奏报康熙。皇帝非常关心,即刻御批:“奏得好,今赐治疟疾之药,恐迟延,赐驿马星夜赶去。”还加以服用明细。只可惜皇帝赐药未到,曹寅已病逝于扬州。

曹寅死后,李煦呈报说他死前对自己尚亏空库银二十三万两已无机会和资产可补,“身虽死而目不瞑”。皇帝感其忠心诚意,命李煦继续弥补,所以李煦仍于其后以苏州织造郎中兼任两淮巡盐御史几年,只到康熙五十六年,亏空才被补齐。皇帝同时特命曹雪芹父亲曹颙继任江宁织造,也保全了曹家的江南家产免遭由江宁搬迁北京可能的毁损。

事实上早在康熙四十八年(1709)底,两江总督噶礼就密报说曹、李亏空官银巨额,参奏要罢他们的官。幸因曹寅母亲为康熙奶娘,曹寅也曾是他的侍卫,尤其是曹家几代都是大清的忠实臣民,康熙把曹寅看成是“家人”,故而未能准奏。康熙坦然承认:朕屡次南巡,地方官预备牵夫、修理桥梁、开浚河道,想皆借用帑银;---填补不及,遂至亏空如此之多。”“至于修建行宫,必然亦借用帑银。”“钱粮册籍,皆有可考,地方官因公借用之名,盈千累百,馈送于人。若加严训,隐情不无毕露。朕意概从宽典,不更深求。”康熙对曹、李职上财政亏空深知其详,而一忧在心,多次严正叮嘱、告诫李煦。康熙四十九年五月二十六日朱批:“以后凡各处打点费用,一概尽除。--若不听朕金玉良言,后日悔之不及。尔当留心身家性命子孙之计可也。”仅隔不足3月,又朱批:“风闻库帑亏空者甚多,却不知尔等作何法补充?留心,留心,留心,留心!”又10天后朱批;“两淮情弊多端,亏空甚多,必要设法补完,任内无事方好,不可疏忽。千万小心,小心,小心!”再9天后朱批;“每闻两淮亏空甚是利害,尔等十分留心后来被人笑骂,遗罪子弟,都要想到方好。”4个多月后垂问:“两淮亏空,近日可曾补完否?”垂问后36天又面命曹、李:“亏空太多,甚有关系,十分留心,还未知未来如何,不可看轻了。”李煦在康熙五十六年十一月初二日《再留巡视两淮盐课谢恩折》中道:“两淮自设巡盐衙门以来,从无一人之身得以八视淮鹾,而千古未有之事,奴才蒙万岁越格之用。”可叹的是李煦终因库帑亏空于雍正元年获罪被革职抄家,雍正五年又因曾为康熙皇八子胤禩买过侍女的罪名,流放到吉林省吉林市北乌拉街,这也就成了他的宿命。

一部《红楼梦》,从大众的角度看,作者是《梦》里《梦》外有红楼;从一个特别的角度看,又是《梦》里《梦》外有淮盐啊!

【返回上一页】